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鹤发情怀 鹤发情怀

福建印象

发布时间:2016-12-02 浏览次数:0

今年初冬时节,我校老干部处组织退休教工自费福建游。11月10日,我们一行30多人乘坐的航班顺利抵达厦门高崎机场。

厦门是我们此行的首站,其老城区坐落在一个紧邻大陆的海岛上,九龙江的入海处。厦门地处亚热带地区,全年气候宜人,风景秀丽,环境整洁,有“城在海上,海在城中”之美誉。但是当地导游还不无遗憾地说,厦门在一个多月前刚遭遇一场强台风,损失惨重,特别是树木和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景象已大不如前。虽然如此,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仍然是花团锦簇的景色,各种温热带植物郁郁葱葱,花草绿地点缀其间,给我们这些北方来的人一种冬去春来的感觉。

厦门是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听导游讲,早在清朝后期厦门就已开埠,西方的科技文化就来到这里,鼓浪屿就是一个代表。鼓浪屿地处厦门市区西南,与厦门半岛隔海相望。因岛西南方海滩上有一块两米多高、中有洞穴的礁石,每当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人称“鼓浪石”,鼓浪屿因此得名。在厦门逗留其间,我们重点参观了鼓浪屿。这里可以说是一个万国建筑的博物馆。一百多年前的各国领馆教堂和私人寓所众多,风格各异。中式、美式、日式、西班牙哥特式、英国维多利亚式,不一而足。我们还游览了毓园、菽庄花园等。这些建筑精巧玲珑,散落在山坡、海边的绿树丛中,幽静别致,构成小岛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这里街巷纵横,曲径通幽,山水相连,碧海蓝天,使人流连忘返。鼓浪屿还是音乐的沃土,人才辈出,钢琴拥有密度居全国之冠,并建有钢琴博物馆。我们还遇到了几位街头卖唱的民间艺人,边弹边唱,自娱娱人。不愧是“钢琴之岛”、“音乐之乡”。

厦门乃至福建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所在,近现代以来这里出现了众多名人。郑成功、林尔嘉、马约翰、林语堂、卢戆章、爱国侨领陈嘉庚、妇产科专家林巧稚、音乐家林俊卿、殷承宗、郑小瑛、诗人舒婷等等。由于地处祖国的东南沿海,这里自古就有海外闯荡的传统,清朝后期的下南洋更是成了风潮,我们在景区的旅行车上就遇到了马来西亚的华侨团回来寻根。这些海外侨胞吃尽了千辛万苦,但他们对祖国的痴心未改。其代表人物首推陈嘉庚,厦门到处都留下了陈嘉庚的踪迹。到达厦门的当天,我们就参观了陈嘉庚故居、陈嘉庚墓园和集美学村,这里的点点滴滴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福建的省会福州近现代以来也出现了很多名人,我们在福州专门参观了林则徐故居,到三坊七巷参观了林觉民、冰心故居等。

到福建旅游,闽西土楼不可不去。11月11日,我们乘车来到闽西。这里是客家人的聚居地,其房屋建筑便是土楼。客家人是汉族人的一个独特人群,是古代从黄河流域为了躲避战乱和灾荒而南迁的中原地区居民,外来为客,故称之为客家人。史书记载,较早南迁的客家人是在永嘉之乱时期,后来的唐末战乱、宋金宋元战乱都有大批北方人南下。南迁的路线主要有三条,西线是陕甘山西,中线是河南河北、东线是山东苏北。这些地区的人辗转南下,最后定居在闽西、江西、广东等南方数省。由于是从外地迁来,难免会与原住民发生冲突,同时也为了抵御土匪强盗的劫掠,客家人房屋建筑就成了土楼这样一种样子。客家土楼主要分布在闽西和闽南,其中尤以龙岩市永定县和南靖县内的客家土楼最具规模,造型也最为壮观。仅永定县就有土楼8000余座,最大的圆楼直径为82米,最小的是洪坑村的“如升楼”,直径为17米,最壮丽堂皇的、最有代表性的是“振成楼”。这些土楼各具特色,散布在崇山峻岭之中,构成了一道奇妙的景观,是中国古建筑的一朵奇葩。它以历史悠久、风格独特、规模宏大、结构精巧等特点独立于世界民居建筑艺术之林。

土楼是一种房屋的组和,夯筑承重墙构成的群居和防卫合一的大型楼房,即多组房屋围合成一个或圆或方的建筑,留有一个大门进出。遇有外患,将大门关闭就形成了一座堡垒,易守难攻。土楼中心是家庭聚会、迎宾待客的地方,最里边是祠堂,供奉着祖先牌位。廊道贯通全楼,可谓四通八达。楼内还有供排水系统。土楼一般高三四层,底层是厨房,二层是仓库,上边几层住人。我们参观的土楼,底层已经改造为商铺,出售各种特产给游人。一座楼内一般是同一个家族的,十几户二十几户人家,户与户之间相隔相通,别具特色。一座土楼俨然就是一个大街区、小社会。2008年7月,以永定客家土楼为主体的福建土楼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我国也是世界文化的珍宝。

说到土楼,还有一个小插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与西方关系正处在紧张时期,西方某国从侦测卫星上发现我国福建的深山密林中隐藏着许多类似于核反应堆和导弹发射装置样的东西,这使美国白宫惊慌不已。此后的几年中,美国每年向这片神奇的土地投下了大量心血和费用,仅卫星照片就拍摄了上亿张。后来派中央情报局的间谍伪装成华侨来福建实地侦察,才弄清真相,不由感慨万分,认为这是一种震撼人心的建筑,这种建筑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从此福建土楼也就名扬天下。

第四天我们乘车北上,途中在泉州和福州稍作停留。在泉州,我们参观了中国闽台缘博物馆。博物馆占地150多亩,主体建筑为圆顶方屋。大厅迎面是一棵大树的巨幅火药爆绘画,寓意“同文、同种、同根生”的海峡两岸关系。馆中陈列有《闽台缘》和《乡土闽台》的图片和实物,展示了闽台之间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往来。

福建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武夷山。在福州,我们坐上了去武夷山的高铁。列车在峡谷中飞驰,这一段路隧道极多,可以想见当年修路者的艰辛。第五天天黑之前,我们到达目的地。

武夷山是山名,也是行政区名。市区建设和其他地方无异,不过行人较少,街道更整洁。这里非常潮湿,山区又多雨,空气清新而洁净,与我们平时居住的城市有天壤之别。武夷山以山取胜,以水称奇,形成“碧水丹山”的自然景观。或见峰峦云雾环绕,景色变幻,妩媚动人;或见溪水澄碧清澈,山光水色,脉脉含情。武夷山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山峰突起圆润。它没有华山的险峻,没有泰山的雄伟,也没有庐山的奇崛,但你走在山中,到处都会感受到它的秀丽。拾级而上,山坡上的凤尾竹一丛丛、一片片,像在迎接远方的客人。竹林中还长着很多我们这些植物盲们叫不出名字的树木,阔叶的,针叶的,千姿百态,垂露欲滴。南方多竹林,但这里居然还有一种方竹,竹竿是方形的,摸上去有明显的棱,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到。

武夷山的山峰是独具特点的,很多山峰是一块巨石,它们拔地而起,很不规则地散布在那里,或挨挨挤挤,溪流不得不绕道而行;或英雄独立,给河水和行人让出一条去路。在武夷山,我们游览了天游峰、玉女峰等,最令人震撼的还是一线天。一座突兀而起的山峰,中间裂开一条缝,深达谷底,像是被一把巨斧从中砍断。又像两块巨石紧紧地靠在一起,中间的缝隙极小,仅容一人通过,最窄处才30多厘米。导游开玩笑说,胖子不要去呀,将军肚儿的要有人帮忙,“前面拉一拉,后面踹一踹”。玩笑归玩笑,我们一行人列队而过。只见两边山崖像刀切一般整齐平滑,真是自然造化,鬼斧神工。崖壁上像淋过水一样潮湿,不少地方水顺着崖壁流下来,滴在人们脸上、身上,躲都没地方躲。人们在昏黑的两扇崖壁中间缓慢地通过,向上望去,头顶上面只有高高的一线亮光,真是名副其实的一线天,其高其长其窄是别处无法相比的。这时我脑中突然冒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句子,形容这里实不为过。

武夷山令人流连忘返的还有水上漂流。这里的水上漂流,就是乘坐竹筏在河上欣赏两岸风光。我们6人一组,登上竹筏,筏工轻点竹篙,竹筏顺流而下。这条河叫九曲溪,有九曲十八道弯,每一段都有它的故事。船工不时讲解,有时还插科打诨,别有一番情趣。河并不太深,水流平缓,两岸山峰飘然而过。有山峰并肩耸立,恰似女性双乳,人称双乳峰;有的削崖耸起,壁立万仞,高高地俯视群峰,那是天游峰。船过二曲,迎面一峰突兀挺拔数十丈,峰顶山花插鬓,岩壁秀润光洁,宛如一位秀美绝伦的少女,这就是玉女峰。“插花临水一奇峰,玉骨冰肌处女容。”这是宋人对玉女峰风采神韵的真实写照。玉女峰与大王峰隔水相望,象一对难舍难分的恋人。宋代朱熹还有《九曲棹歌》一诗,描写这里的景物风情。两岸崖壁上还少不了历代名人隐士的词句,虽然是现在才刻上去的,倒也增添了不少雅趣。武夷山还是理学家朱熹讲学和隐居的地方,只是因为时间有限,我们没有去专门拜访,是谓遗憾。

旅游少不了购物。尽管领队已告诫大家购物不在我们的行程之中,但大家还是购买了不少东西。鼓浪屿的食品、闽西的铁观音、武夷山的大红袍都是大家的最爱。

八天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大家依依不舍地告别福建,登上了回程的班机。在此我们要感谢旅游的组织者老干部处和众信旅行社,他们对这次旅行倾注了很多心血,旅游日期的挑选就足见他们的良苦用心,选在11月中旬就是为了避开来暖气之前的寒冷日子,而福建这时正温暖如春。在景点的选择和住宿用餐的安排上,他们也考虑得非常周到。团友们也互相体贴和帮助,特别是化学学院的一位老师一路上照顾82岁高龄的卢老师,令人感动。我为他们点一个大大的赞!

(文学院退休教师李彦循)

河北师范大学老干部处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